維真PODCAST-【維真會客室】第八集~
維真PODCAST-【維真會客室】第八集~

維真PODCAST-【維真會客室】第八集~

「維真會客室」播客第八集–詩班是教會學習合一敬拜的重要角色 蔡玉玲教授

一對牧師夫婦說:我們會牧養,但不懂敬拜。於是,牧師夫婦禱告二十多年,終於找到一位願意到歐洲教會全職服事的詩班指揮,也開啟了小魚的美麗意外與詩班傳承故事

詩班是教會學習合一敬拜並提升教會音樂的重要角色。不幸的是,當今教會缺乏這樣的認識。

小魚,是一個第一次到教會聽到詩班演唱,就愛上它、想加入它的高中女孩。為了加入詩班而受洗的她,就在詩班中,信仰蒙造就、生命得建造,並且近三十年如一日,至今始終堅持在詩班服事。

更不可思議的是,十一年前,一對西班牙教會的牧師夫婦,花了二十多年禱告,終於遇見小魚,讓她成為全職事奉的詩班指揮。在當今北美或亞洲,這樣的全職工作,可能是少數大教會才可能提供的。小魚老師目前在歐洲帶領五個教會詩班,同時也在歐華神學院教導帶領詩班課程。

歐洲華人教會的規模或財力都不見得比得上許多北美或亞洲華人教會,但他們卻非常看重詩班在主日所扮演的帶領角色。我們很少注意歐洲華人教會,事實上,歐洲華人教會已經慢慢站穩腳步,更多華人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已經在教會中成為多數。

牧長如何「主導」,教會就會如何「長成」。這是我們在第七集臉書貼文中就提到的。歐洲的華人教會相對仍是較保守傳統的,幾乎每個教會都有詩班,只是規模與演唱水平可能不一。然而,感謝神的是:看重詩班與教會音樂敬拜,目前在歐洲被繼續維持著。

邀請小魚的牧師夫婦說:我們會牧養教會,但我們不懂敬拜*。我們禱告二十多年,希望有人可以來帶領我們的詩班。這是多麼謙卑認真且敬畏神的服事心態!

它給我們一個很好的參考指標:當我們認為詩班是過去式,是因為我們讓它變成過去式。我們不看重、以為是可丟棄的,它當然就變成不重要,是可丟棄的。

小魚在節目中的分享讓我們看到:當牧長看重,願意承認自己不懂不足,願意尊重專業帶領,這就帶來完全不一樣的教會音樂敬拜風貌與態度。小魚剛去時,聽到司琴彈司琴的、會眾唱會眾的,她簡直要崩潰了。後來他們願意從五線譜的視譜開始學起,慢慢能分部演唱,甚至一些五、六十歲長輩也願意花時間學五線譜,硬生生吞下去這些豆芽菜。

他們堅持不放棄。半年後,每個人都可以看譜和分部來唱。不分年齡,小魚老師激起他們對能分部唱聖詩充滿熱情,對美好的聲音充滿喜愛和想去提升自己更好。他們會不斷說:我們再唱一次、再練一次!小魚老師主要所帶領的詩班平均年齡25歲!

這樣,當詩班被提升,會眾整個唱詩水平也跟著一起提升;因為聽到美好的聲音和樂音,會眾跟著一同羨慕。如果教會讓會眾只有單聲部的隨口跟唱,教會的音樂敬拜就是這樣的單調呆板、可有可無。就像沒有聽過好的音樂的人,怎麼可能會羨慕和想提升自己的音樂水平。

詩班的另外一個重要性也是我們在節目中談到的:詩班是教會學習合一敬拜並提升教會音樂的重要角色。詩班是一個講究隱沒自己、融合其中、需要完全合一的演唱。詩班規模不論大小,除非某成員被要求獨唱,否則很少人會被突出地看到,或可以突出自己的聲音被聽到。詩班的最大禁忌就是:你不應該聽到你自己的聲音,你應該聽到你的聲音融入所有人中、在同一聲部中合成「一」個聲音唱出。

同時,詩班的指揮經常是背對會眾的,他/她的職責是帶領詩班一起去引領和提升會眾,個人不需要被看見;詩班指揮是一個隱形的導師。詩班團隊整體反應的是一個合一的敬拜影形象,這是教會學習合一敬拜的重要樣式。多麼可惜是,今天北美與亞洲許多教會早已丟棄了這個美好的傳統。

在節目中也談到今天歐洲年輕人當然也開始有樂團主領的敬拜,有些年輕人甚至認為詩班和樂團,若只能選一個,就只想選樂團,理由是樂團人少、獨唱或獨奏比較可以被「看見」。這就是當今樂團式音樂敬拜帶給年輕人的另一個迷思:想要在帶領敬拜中被看見。我們也在訪談中提到如何建立年輕人正確的敬拜帶領觀點:只有神應該被看見和高舉!

對於教會敬拜的提升與呼籲,我們還有幾十里路要走,希望更多人加入維真事工的呼籲行列。請推廣我們的臉書、網頁和播客。

維真事工網頁:https://www.regentministry.org/

精彩對談,歡迎收聽「維真會客室」第八集: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mcr8ft8hji90949hk55cm9f/platforms

註:小魚是奕明老師在林森南路禮拜堂詩班帶出來的繼承者之一。當年的台北林南教會詩班是有紀律、有教導、並有深度帶領的屬靈團隊;這樣的詩班就可以成為教會屬靈帶領的重要基石。在小魚和奕明老師身上,我看到這種美好的傳承;小魚老師也在繼續傳承。未來,我們希望看到更多「小魚老師們」!

*「敬拜」當然不是只有指詩班、唱詩或音樂的部分,但這顯然是當今許多人使用「敬拜」這兩個字的看法,把它等同音樂和詩歌的部分。然而,我們仍舊對牧師能有這樣對敬拜自承不足,感到可敬可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