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盲女聖詩作者:芬妮‧考斯比(五)
傳奇盲女聖詩作者:芬妮‧考斯比(五)

傳奇盲女聖詩作者:芬妮‧考斯比(五)

你找到神創造你的生命「目的」了嗎?

「百年樂音‧生動人心」基督徒女性聖詩作家專輯 第五輯 傳奇盲女聖詩作者:芬妮‧考斯比(五)

作者:蔡玉玲教授

1854年2月2日,芬妮跑回家告訴丈夫:「范,我腦中有一百首詩歌!主已經給我我生命的目的了。我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傢伙。」

我能理解這種極度快樂的感受。當我在台北華神就讀道碩時,無論學習希臘文或希伯來文,我都覺得課本習題只有10-20題練習太少,做得不痛快,只好把自己的答案變題目,再倒過來做一次。那種找到神創造自己的目的、要使用自己的感受,就是這麼痛快興奮–甘心樂意、甘之如飴!

那天,芬妮會見了著名的聖詩作曲家和出版商威廉·布雷伯里(William B. Bradbury, 1816-1868–先前介紹過夏洛特的「像我這樣,從未求告」是他的作曲。維真以後會推出專輯介紹聖詩音樂創作者)。她立即開始寫聖詩,在她後來生命的51年中,寫下八、九千首聖詩,其中不少是以筆名發表。

芬妮每次創作一首詩詞前,她都禱告:要把人帶到耶穌前。我們創作或服事的目的,是否就是要把人帶到耶穌面前?

她講的這段話,我相信對今天的詩歌創作者和服事者都仍是最好的提醒:「這或許有點老套,總是以禱告為工作的開始,但我從不著手寫聖詩卻不先跟聖善的主求祂做我的啟發。」

我非常認同芬妮這段話。很多基督徒覺得飯前或服事前禱告,只是基督教的習慣形式。我認為:禱告,不是我們創作或服事上的形式過程,是必要的根基。這就是為什麼維真事工在音樂敬拜帶領上,我們一定以禱告開始、也以禱告結束。

芬妮是神創造要榮耀祂的奇妙創作。芬妮在她創作的黃金時期,一天可以寫6-7首詩詞,每一首經常都是感動與安慰靈魂的作品。如同另一位聖詩創作者喬治‧史台賓斯(George C. Stebbins, 1846-1945)說的:「在她時代的作者中,大概沒有一個人比得上芬妮能寫出更深具基督徒生命經歷、或更能憐憫人心中的深深渴望。」

她怎麼做到的?禱告!生命經歷!

為芬妮譜曲最多的是聖樂作曲家威廉‧多恩(William H. Doane, 1832-1915),一共有一千五百多首。有一天,多恩到芬妮家,哼著一首曲子,問她有什麼詞可以搭配。芬妮看著他,說那首歌是「安穩在耶穌手中」( Safe in the arms of Jesus),並迅速為他創作了歌詞。

這首歌是芬妮轉化失喪女兒的悲痛成為撫慰千萬經歷失喪之痛的父母與親人的代表作。她也說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歌。這首詩歌一推出就成為全國最受歡迎的詩歌之一,也在1855年美國第十八任總統優勒西斯‧葛蘭特(Ulysses S. Grant)喪禮上演唱。

芬妮不寫歌時,都在教堂和傳教士一起工作,照顧病人並照顧窮人;當她年紀漸長、在暮色歲月中,儘管聖詩寫作生產力下降,取而代之的是,她將精力集中在演講活動上,並熱情地致力於為城市中的窮人和殘障人士服務;把她的錢奉獻給無家可歸的人,因此,她最後被稱作「城市宣教士」。

芬妮於1915年2月12日,95歲生日前夕,在睡眠中安詳去世。她回天家見她等候近百年、最想見的那位,親眼見她所確信高舉的耶穌基督!

她請求人將這個簡單的文字放在她的墓碑上:「芬妮姨媽,她已經盡力了。」

親愛的讀者,你羨慕那種在主面前「盡力」奔跑完一生道路的生命?羨慕她是個殘障人士卻不自憐不退後,積極快樂地活著,並且活得這麼精彩、這麼有影響力嗎?

神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奇妙的「目的」。祂樂意你使用祂給你的恩賜才華去造福人榮耀祂,也在終點線那端等候迎接每一個悔改轉向祂的人。

找到主給我們的生命的目的,不是就可以變得多偉大或多有成就,而是,當恩賜、才能與神創造我們的「目的」結合時,我們能痛快地去享受主所賜的生命!每一天都過得很有意義,那樣的意義帶來喜樂與滿足!許多基督徒都經歷這樣的生命,如果你也羨慕,請與我們、或你家附近的教會牧者聯絡。

誠摯以芬妮一生的故事與所有信與不信、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人分享。願耶穌基督帶領你看見也清楚你生命被創造的「目的」。

~全文完~

11/29 主日音樂敬拜,我們紀念芬妮的單純愛主之心,以小羊之心(「我是主的羊」、「我是主羊」和「慈牧耶穌,聽我晚禱」,向我們的大牧者,頌讚祂的偉大(「祢真偉大」),並表達「我對祢的愛永變」。我們會繼續錄唱芬妮的詩歌與大家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