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聾詩人:撒拉‧芙勞爾‧亞當斯的「更近我主」(上)
耳聾詩人:撒拉‧芙勞爾‧亞當斯的「更近我主」(上)

耳聾詩人:撒拉‧芙勞爾‧亞當斯的「更近我主」(上)

「百年樂音‧生動人心」基督徒女性聖詩作家專輯 第三輯 耳聾詩人:撒拉‧芙勞爾‧亞當斯的「更近我主」(上)

作者:蔡玉玲教授

許多基督徒非常喜愛的「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在1997年鐵達尼號電影播出後,受到更多的關注與喜愛。一些基督教團體在過去十年來推出更多音樂版本的錄製演出,都大大地使這首聖詩受到更多豐富演繹與傳唱。然而,少有人知道:這首詩是由耳聾的女性基督徒詩人撒拉‧芙勞爾‧亞當斯(Sarah Flower Adams, 1805-1848)所寫,並且詩詞的創作背景是根據創世記28章10-22節、雅各在逃離哥哥以掃追殺、往哈蘭的半路上,枕石而眠,夢中見神的異象與感動。

10/18維真的主日音樂敬拜中,我們錄製了這首我重新翻譯的「更近我主」。我們以這首詩歌作為10/18敬拜結束的詩歌,整組敬拜都邀請弟兄姊妹與我們一起思考:我們需要親近主,需要更近我主,來聆聽祂的話語、呼召和帶領,不管眼前的境遇如何。

希望弟兄姊妹不要誤會我是否自認為翻得比前人好;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因為這不是好不好的問題。這首詩歌過去的中文歌詞翻譯,並沒有錯謬的神學問題,而是我注意到:不清楚究竟是因為不熟悉古典英文、有其他美意想法或原因,所翻歌詞並沒有完整表達原詞的意思。

最近花時間比對,才注意到有時有些中譯歌詞似乎會把一些譯者認為的原歌詞中具屬靈意思的基督教詞語和概念放進去對譜套上就好,許多卻並非原詞要傳達的本意。我也想過,如果大家覺得就這樣唱唱、也都習慣了,沒太大關係吧?我當然沒有資格說不可以,只是這就變成聖詩集出版時,標註作詞者是撒拉‧芙勞爾‧亞當斯,但翻出來的詞卻不完全是撒拉原詞的意思,而是譯者自己的詞了。

比如:第一節E’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1985年以琳出版的紅色《讚美》翻「雖要背負十字,備受萬苦」;或另一網上看到的中文翻譯「雖然境遇困難,十架苦辛,」都提到背負十架的「苦」,這樣的歌詞也滿美滿激勵的。但這一句歌詞的現代英文是「even though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s me」,意思是「即使這是使我成長/提升的十字架」。這裡沒有苦的意思,感嘆或有吧。

雅各與母親以欺騙父親的手段來達到目的,引起以掃殺機,逃亡的心是孤單、寂寞、擔憂又害怕的。詩詞講述雅各做了一個選擇,自己得面對那個因之而來的後果去成長提升。撒拉因此描述為成長/提升的十架要去背負。

我們不也都如此嗎?面對我們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或選擇而引起的後果,就要去背負自己的十架功課。很多事,神不讓我們躲,好使我們生命可以更成熟更成長,即使過程並不容易。撒拉是以此鼓勵我們願意委身成長。

第四節又出現raise這個字,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意思是「我將從伯特利枕石的悲傷中成長/提升起來。」雅各將枕石立起,將那地稱作伯特利的經文(創28:18-19)固然是這句歌詞的背景–紅色《讚美》翻「夢醒滿心歡樂,築壇以石」;或另一網上看到的中文翻譯「將我枕首之石,豎起作記,」這裡作者不是要講立石,而是還是一開始用raise這個字的呼應,我要從憂傷中提升/成長起來(raise,因神的應許)。作者從一開始就是以雅各要學習成長/提升(raise)的屬靈功課來寫作。因此,這一節我翻「離開憂傷枕石,立志跟隨」。翻「立志提升/成長」中文較不好唱,就翻「跟隨」。nearer,我不想翻「親近」,而是想要更靠近瞭解主的心意與帶領。

撒拉的生命功課是很動人的,這也是她從雅各身上學習到而寫出的詞。

讀者有興趣可以去對照撒拉的英文原詞、過去舊的中譯、和我的新譯。如果弟兄姊妹或教會因為習慣原詞覺得不想唱我的翻譯,一點都沒關係。我只是盡力提供接近撒拉原詞的歌詞,與大家分享、一同聆賞,也邀請弟兄姊妹一起思想信仰與生命成長的議題。

我並非學音樂或中、英文系背景,如果有中英文俱佳且具神學訓練的弟兄姊妹願意指教我的錯誤或不足,我都樂意聆聽並改進;也歡迎有興趣者協助我和同工們一起學習成長。

維真與我是拋磚引玉,期待更有恩賜與才能的人被主興起、為主發光。維真和我都可以衰微,願主興旺!

下篇將繼續介紹撒拉這個耳聾但創作豐富的詩人,如何在信仰與生命的艱苦掙扎中寫下這麼動人的歌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