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艾略特的「像我這樣,從未求告」(下)
夏洛特‧艾略特的「像我這樣,從未求告」(下)

夏洛特‧艾略特的「像我這樣,從未求告」(下)

神不顧一切地愛我們?(Bethel’s Reckless Love「魯莽的愛」)照我們的本相接納我們?

「百年樂音‧生動人心」基督徒女性聖詩作家專輯 第二輯 夏洛特‧艾略特的「像我這樣,從未求告」(下)

作者:蔡玉玲教授

美國有一個基督教音樂團體Bethel Music在2018年發表了一首歌,叫「魯莽的愛」(Reckless Love,有華人基督徒翻成「不顧一切的愛」跟著傳唱)。這是一首東拼西湊經文意象與謬誤神學想像、摻雜動漫畫面的歌,其與誤解「神按我們的本相接納我們」有異曲同謬之處。對於華人福音派教會跟著唱,令人感到遺憾。

第一句歌詞「在我開口之先,你唱歌覆蓋我」(Before I spoke a word, You were singing over me)就已經不知所云。表面上,整首歌詞是說神會排除萬難、絕不止息、不顧一切,放下99隻羊,上山下海、找到我這丟失的一隻羊。歌詞中的神,被描述為「沒有一個謊言不能揭穿、沒有一座高山不能登峰、沒有一座厚牆無法踢倒」,神像007、超人或鋼鐵人一樣,會破空而來、破牆而入地把我救出來。這放在一部漫威英雄動畫當主題曲或許還更適合些。

這樣的歌表面上像是要鼓勵一些放棄信仰或在信仰中迷失的人,讓他們知道神絕對不會放棄他們。問題是:敬拜者向神獻唱這樣的詩歌是什麼意思、是要表達什麼?如果我是迷途羔羊被神尋回,應該感謝頌讚神的救恩,不是把祂描述成一個動漫畫面的超人!這首歌沒有任何感恩信靠表達、也不提基督救恩。

向神敬拜的詩歌頌唱不是唱來自我陶醉、自我催眠的。reckeless這個字也根本不是不計代價,而是魯莽、欠缺深思的。作者或以為用這樣負面字眼來誇大形容神的愛很酷,但這是不恰當的,我們的神的愛不會是莽撞衝動的。

更重要的是,神的無所不能與無所不知並非赤裸裸的權力或能力問題,而是在人墮落後,祂仍積極要拯救世人,並有全備的救恩計畫。祂與以色列百姓立約,守約施慈愛、承諾應許與帶領;而立約百姓需遵行聽從神的話語(誡命、律例、典章)。在祂的公義與聖潔屬性並主權下,祂可以有所為、有所不為!

神若不計代價,是祂賜下獨生愛子耶穌基督,釘十架流寶血救贖世上所有罪人,且從死裡復活戰勝死亡!

我們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耶穌。每一個生命的高山低谷,都是我們生命學習成長的機會。基督信仰最美的地方是:我們跟隨基督,經歷成長,即或在患難困苦中,都能得著更豐盛與喜樂的生命,直到我們見主面。

夏洛特在癱瘓後一度挫折灰心失望,但她重回神面前,並非就期待神是超人要救她脫離患難與困苦,她寫道:「我的天父知道,且唯獨祂深知—我在日復一日、每時每刻所對抗的壓倒性身體軟弱時所感到的疲倦和困頓。但祂使我能夠堅持,不屈服於那些身體引致我的懶惰、沮喪、和易怒等情緒。我每天早晨起來,定意以此為我的座右銘:『如果有人要跟隨我,讓他虛己,背起十字架天天跟隨我。』」

夏洛特無數的詩歌都安慰和幫助那些受傷受苦的人知道如何來到神面前信靠神。她按自己軟弱的樣子到神面前,但她並未要求神要按她的軟弱來接納她可以有理由沉溺於憤怒和不安。

康來昌牧師在他的《基督徒最後試探》書中「神接納我們的現況?」一文中已經評論了「神照我們本相接納我們」的錯誤神學觀念,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購書或上網搜尋他的文章閱讀。

我不清楚是先有夏洛特的詩歌歌名被譯為「照我本相」,而開始有「神按照我們的本相接納我們」這樣的神學謬傳;或是先有那樣的誤傳,因此有人就將Just as I am翻為「照我本相」。我相信當時翻「照我本相,無善足稱或乏善可陳」也都是用心好意,所以我在上篇說是美麗的誤解。

這裡為文不是要追究對錯,而是藉由這個機會,希望提醒更多基督教書籍和詩歌翻譯者,還是要受一定程度的神學院裝備。同時也再次提醒牧長和基督徒,詩歌是我們向神獻上的禱詞與頌讚;要用在教會主日團體敬拜的詩歌,更是要嚴謹慎思。

最後也鼓勵華人年輕詩歌創作者,生命經歷淬練後所寫的詞,比譜出搖滾奔放或動聽如偶像劇主題曲的旋律重要。我知道不夠動聽的旋律,的確難以吸引人想唱你譜寫的詩歌,但不知所云、神學荒謬的詩歌,又是想把信仰團體的會眾帶到哪裡去呢?如果可以,還是請接受些正統優良福音派的聖經與神學訓練較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